您的位置:主页 > 希望杯助他们成长 >

伴我一同成长的“希望杯”

伴我一同成长的“希望杯”

伴我一同成长的“希望杯
                                     符狄南


     随着第二十届“希望杯”全国数学邀请赛北京赛区颁奖会落下帷幕,与会的教师和学生纷纷退场,身为组织者之一的我,却望着那个熟悉的“希望杯”圆形标志感慨万千——二十年,在时空中也许只是短短的一瞬,但它足以将一个刚刚背起书包的小学生变为成家立业的青年,将一个刚刚走出校园的毕业生变成国家机关的核心人才,将一个刚刚打开国门与全世界交流的神秘民族变成傲踞东方的泱泱大国!而伴随“希望杯”竞赛一同成长的我,见证了“希望杯”这风风雨雨的二十年。    ,
    1990年,当我还在小学一年级的时候,依稀听师长们说起有种东西叫做数学奥林匹克,有一个刚刚创办的全国性数学比赛叫做“希望杯”,居然会像奥运会一样,每年在黑龙江这个偏远的省份评出金、银、铜牌。作为班里数学第一名的我,自然而然地对于这样一个神奇的比赛充满了向往,隐隐幻想着有朝一日我也能像那些奥运冠军一样,挂上闪闪发亮的金牌。
    幸运的是,我遇到了一位非常尽职尽责的数学老师,她发现了学校里有这样一些数学方面有突出特长的孩子,于是从全年级选拔了l 5名最优秀的学生成立数学小组。在这个小组中,我们一起研究讨论了许多不同杯赛的题目,那些灵活的题目、精巧的思维比循规蹈矩的数学课本更加能够激发我的兴趣,渐渐地我从中触摸到了数学的无穷魅力。小学毕业,我和六年级的同学一起参加比赛(我所在的是一所五年制小学),并以全市第3名的成绩考入了哈尔滨市数学奥林匹克班。
    升入初中后,许多同学放弃了竞赛,全身心准备中考。而我却很固执地追逐着自己的金牌梦想。初一那一年,我满怀信心地走进了第6届“希望杯”的考场,最终取得了全市的第2名:无奈金牌只有1块,于是我很遗憾地获得了一枚银牌。尽管是一枚银牌,我依然很惊喜地发现自己的名字首次变成了印刷体,出现在了气象出版社的小册子上——这让很多好朋友欣羡不已,而我却依然隐隐觉得,心底仍有不可磨灭的遗憾。
    经过整整一年执著的拼搏,我几乎把前6届“希望杯”赛题和培训题倒背如流。不出所料,我终于在第7届“希望杯”中摘得了哈尔滨市的金牌。金牌挂在颈上那一刹那,我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激动——我确实比别人多付出了很多东西,我无愧于这枚金牌。另一方面,我意识到我是幸运的,一定有许多像我一样对金牌充满向往并且付出了很多努力的人,并不像我这样幸运。也正是在那一刹那,我突然理解了“希望”二字的含义,我知道数学竞赛已经深深融入了自己的血液,成为了我生命中永远无法抹灭的一部分。
    初中毕业,我获得了黑龙江省数学、物理联赛的双科状元,并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北师大实验中学的全国理科实验班。16岁的那一年初,我背起行囊告别故土,只身一人来到了美丽的首都北京。在实验中学的三年,我和来自全国各地的二十几名最优秀的同学朝夕相处、充分交流,在刻苦学习课内知识的同时,还读了许多书,尝试了许多文学和艺术类的创作,参与了许多学生会的活动,使自己各方面的能力都趋于完善。其间我又获得了一枚“希望杯”的铜牌,对此我非常满
足——虽说我没有将所有的精力放在数学上,但我依然证明了自己在这一方面的实力。这枚铜牌让我觉得很踏实,“希望杯”像一位慈祥的师长,又像一位并肩作战的兄弟,始终陪伴我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地走在求学的长路上。
    高中毕业,我又以北京市第2名的成绩进入了全国数学奥林匹克冬令营(CMO),并摘得了一枚银牌,因此被免试保送到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继续求学。在美丽的清华园,我度过了最为充实的四年时光,也逐渐形成了完整的人生规划。出于补贴生活的需要和对数学奥林匹克的深深热爱,本科期间我一直利用周末的空闲时间在仁华学校(人大附中华罗庚学校)等社会培训机构担任兼职教师。扎实的竞赛功底和良好的表达能力使我迅速地被学生和家长接受,成长为一名很受欢迎的数学教师。每当我走上方寸讲台,面对一张张年轻的面孔,就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他们的脸上,写满希望。
    从清华毕业后,我又到北大继续求学。引人注目的名校学历足以帮助我在私企或者外企找到一份薪资不错的工作,但向来倔强的我不希望随波逐流,而是要寻觅一个能够充分发掘自身价值的舞台。综合多年的社会实践经验和对于各个行业的调查研究,我决定留在我的数学讲台上。因为中国也许并不缺少优秀的硬件工程师,不缺少优秀的科研专家,不缺少优秀的商业精英,不缺少优秀的文化学者,而是缺少优秀的教育人才。
    2005年初,我便和几名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放弃了已有的一切生活来源,自主创办了北京启明星学校。经过几年艰难的打拼,我们的专业程度和敬业精神终于渐渐被学生和家长认可,学校也跌跌撞撞地发展到了一定规模。
    因为选择了这样一个行业,“希望杯”又自然而然地重新成为我的生活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我每年都会为许多学生做“希望杯”赛前的针对性培训。少年时代的经历给了我非常大的帮助,我不仅仅在专业知识方面可以给予学生指导,而且还可以传授他 多临场的经验和教训。几年来启明星的成绩越来越好,连续两届捧得了“希望杯”组织集体奖的奖杯。我也在时隔多年之后,再一次触摸到了“希望杯”的金牌,完成了从一名获奖选手到一名“希望杯”金牌教练的成功转变。
    我是一个旅游爱好者,几年来利用空闲时间去过了很多偏远山区,见到了很多不同地域、不同民族的孩子们。令我感动的是:无论高原盆地,无论城市乡村,当孩子们得知我是一名数学教师,他们居然大多都能说出“希望杯”的名字!他们都如同十几年前的我一样,对于未来满怀着希望!也许他们一生都很难走出连绵的大山,但艰苦的环境无法泯灭他们求知的渴望。也许—枚“希望杯”铜牌或是一张优胜奖的奖状,就能够改变他们的一生。二十年来“希望杯”究竟带给多少孩子进取的动力?这个数字已经无从统计,但我知道,华夏大地上有千万莘莘学子同我一样,每当见到那个熟悉的圆形标志,心底便会燃起熊熊的希望.
    毕业几年来.我的事业缓缓前行,身边不断有朋友买车、买房、结婚、生子,而我还同别人合租在简陋的二居室里,每天乐此不疲地挤着公交车四处奔波:尽管如此,我从未后悔投身这样一个行业,从事这样一份事业。因为我知道,我的生活条件已经比全国上下大部分少年儿童优越得多:每每想到偏远山区的孩子们那一双双满怀希望的大眼睛,我便恬于享受安逸的生活。为了改变这些,我愿意付出自己不懈的努力——摸摸自己的良心,我发现它完好无损。
主办单位:《数理天地》杂志社、华罗庚实验室、北京丘衡科技开发中心
联系电话:010-69795937-4 邮箱:office@hopecup.org 竞赛活动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赛题相关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购书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